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中山 > 资讯杂谈 > 正文

岳阳楼外登上中山舰沉没时跳江泅水逃生

发布日期:2016/3/31 1:37:03 浏览:250

长江商报消息中山舰列入国家级抗战纪念馆,幸存者陈鸣铮曾回忆

本报记者谢方实习生杨明月采写

国务院近日发布了第一批8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、遗址名录,其中武汉中山舰博物馆和湖北省张自忠将军纪念馆入选,这给沉寂已久的中山舰博物馆带来了新的关注。

位于武汉市江夏区金口镇的中山舰博物馆,历史可以追溯到1910年清政府向日本三菱长崎造船所订购永丰舰(后改名中山舰)。此后这艘巨轮相继经历了护国运动、护法运动、中山舰事件、武汉会战等众多重要历史事件,可以说是一部“浓缩的中国现代史”。

1922年第二次护法战争期间,孙中山、宋庆龄登上永丰舰,在舰上发出指令。1925年孙中山去世后,更名为“中山舰”,以示纪念。在1938年10月24日的那场战争里,它遭遇六架日本战机轮番攻击,最终中弹沉没,舰长萨师俊等25人当场牺牲。1997年年初,中山舰被打捞出水,舰上清理出文物逾三千件。2011年,在当年的沉没地金口建成了中山舰博物馆,直到今日一直在此陈列。

今年9月,萨师俊进入民政部首批公布的300名我国著名抗战英烈行列,烈士名分得到认可。当年的幸存者中只剩最后一位张奇骏将军尚健在,人在美国,而其他大部分人的生平事迹仍少有人知晓。本期《长江地理》再次走进中山舰博物馆,并试图找到当年幸存的18人的后人以及与他们有过接触的人,试图通过他们的口述,还原重要历史事件的细节始末以及参与人的故事。

探访

更多烈士身份有望得到认可

因为位置距离市中心遥远,来中山舰博物馆参观的观众数量通常不是很多。每天七八百人左右,这几天因为学生开学,几乎每天都能迎来一帮绿衣绿帽的军训生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。

昨日上午,坐着车颠簸了近两个小时,终于在开馆前到达,一路上的漫天灰尘不得不提醒我注意沿路的工地、沿岸的挖沙船,这并不是一条愉快的路。正好赶上华中师范大学的新生来此参观,几十米长的队伍,颇有兴致地看着馆里展出的出水枪炮、弹壳、望远镜。

中山舰博物馆是2011年在金口开馆的,此前馆址在武昌。1938年10月24日武汉会战中,中山舰与日本的六架飞机激战,最终寡不敌众中弹在金口沉没。1997年,被整体打捞出水,经过修缮后被移送至当年沉没和打捞起的地方建成了该博物馆。“虽然远,不过选在原来的地址还是比较有意义,”一位来此参观的老爷爷说。

馆并不大,一共三个展厅,一楼就是有102年寿命的中山舰。体量巨大,当年可以容纳几百个官兵在此舰上作战、生活,作为国内最大的可移动文物,自2011年被放置在此后就没再动过。舰头两侧各有一个“中山”铜字,右舷船板一处弹坑的痕迹,是1938年武汉会战中中山舰的致命伤。其余的地方都被粉刷一新,如果他是一个老人的话,在近百岁的时候“返老还童”了。

二楼的历史展厅用图文的方式,从洋务运动开始,介绍了中国海军的发展历程,直到1938年武汉会战中山舰的沉没。最有意思的是三楼的中山舰出水文物展,1997年出水以后,中山舰上共有5000多件文物,涉及到舰载设施、武器装备、生活用品、铭牌标志等。那些生活用品展示了那个年代海军士兵的生活,可以看到德国西门子牌的电风扇,和今天式样相似的电取暖器、缝纫机、口琴、官兵自制的笔筒等,可以遥想一下当年士兵们在船上的生活。

近日,湖北张自忠纪念馆和武汉中山舰博物馆入选第一批80个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、遗址名录,中山舰博物馆馆长王瑞华说,“这是好事,可以看到我们在对待历史和国民党问题上跨出了巨大的一步。”身在福州的中山舰烈士的后人也很兴奋,这意味着他们烈士的身份可能得到认可。

特写

人物

舰长

萨师俊

幸存者10万余字手稿

还原其殉国始末

萨师俊,时任中山舰舰长,出身于福州闽侯望族。萨家是海军世家,出了八个海军军官,民国海军部长、将中山舰从日本运回来的著名将领萨镇冰就是他叔叔。

萨师俊1913年进入中华民国海军服役,曾先后出任“公胜”、“顺胜”和“楚秦”等炮艇艇长,1935年2月萨师俊出任中山舰舰长直到1938年牺牲,他也是中山舰八位舰长中担任舰长时间最长的一位。

中山舰“金口血战”幸存者之一的枪炮长魏振基后来花了十余年时间,写下十余万字的“金口血战”回忆文字,并捐赠给了中山舰博物馆,这段文字详细揭秘了舰长萨师俊的殉国经过。

1938年10月22日,中山舰奉令移防金口。10月24日下午2时50分,6架日机突然飞临中山舰上空,疯狂地轮番攻击。魏振基在手稿中回忆,萨师俊指挥军舰应对敌机轰炸,一枚炸弹落到舰首,他的双腿被弹片炸断,遍体血肉模糊,仍疾呼拼杀。1小时后,中山舰锅炉舱及机器舱等重要部位相继被炸,舰体开始急剧下沉,副舰长吕叔奋见中山舰将面临“灭顶之灾”,命令放下舰上1号及3号舢板,护送萨师俊及受伤官兵离舰。萨师俊坚持要与舰共存亡,官兵们在劝说无效后,强行将他抬到3号舢板。离舰时,他仍然振臂高呼“杀敌”。此时,日机扫射舢板上的受伤官兵,萨师俊舰长头部中弹,当场殉难,尸体沉入长江中,甚至没有被打捞上来。

中山舰博物馆前馆长、文博专家叶俊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萨师俊牺牲后被国民政府追赠为上校军衔,他的事迹曾被收录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编写的《抗战英雄题名录》。至今,在台北“忠烈祠”还供奉有萨师俊舰长的牌位及塑像。今年9月,萨师俊进入民政部首批公布的300名著名抗战英烈行列,“这可以说是一个标志”,王瑞华说。

在中山舰展出的文物里,有“萨师俊印”玉石印章一枚,“前途定是明月”、“未能一定寡过”鸡血石休闲印章两枚及萨师俊舰长生前使用过的手枪、佩剑、望远镜等文物。

最新资讯杂谈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